装备出海品质先行 徐工跻身全球工程机械前五强

陈爱海:永远到不了。

装备出海品质先行 徐工跻身全球工程机械前五强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2015/08/31 15:09人民日报

近日,徐工集团50台混凝土搅拌车搭船出海,出口中东,这是今年徐工继300台大型挖掘机批量出口中东市场后的又一大单。

经过20多年的探路和布局,徐工集团终于实现了自主品牌工程机械大规模走出去的梦想。在全球工程机械巨头的方阵中,终于出现了中国品牌的身影。

今天,在卡塔尔世界杯场馆施工现场,在巴西奥运会主场馆工地,在美国休斯敦石油产区管道铺设现场,在土耳其的铁路建设工地,都能看到大片鲜艳的“徐工金”,这是徐工人为之骄傲的颜色。

品牌:中国机械得益中国发展

你希望人们提到徐工时想到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说:“我们希望留给用户的体验:产品是一流的,价格是合理的,服务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更重要的是,能代表中国品牌的品质和文化,能想到中国人的真诚和厚道。”

流淌在血液里的自尊和担当,是到过徐工的人最深刻的印象。

徐工集团的前身是1943年八路军的鲁南第八兵工厂,从诞生之初就担负着救亡图存、服务国家的使命,新中国的第一台汽车起重机、第一台压路机都是在这里诞生。

“正是中国经济的腾飞为徐工的发展创造了机遇。”王民说。

1989年,徐工集团组建时,营业收入仅有3.5亿元。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之际,徐工集团却面临着机构臃肿、效率低下、管理粗放等与其他国企类似的问题。甫一上任,王民从整顿作风、狠抓七项治理入手,强力推进管理创新和人事改革,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重拳之下,徐工迅速走出困境。

“除了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大环境,徐工发展的关键词是创新,持续不断的创新。”徐工集团副总经理李锁云说。

2012年,徐工投资10亿元建设的徐工研究院建成使用,2015年1月,国内一流的徐工研究院实验中心9个实验室146个检测项目通过国家实验室认可,获得了由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颁发的认可证书,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即使在当前全球工程机械制造业的低谷当中,徐工仍然保持占销售收入比重4%以上的研发经费投入。

机械制造靠实力说话。今天,徐工集团1600吨的全地面轮式起重机、4000吨的履带起重机、400吨的矿用卡车和臂展100米的消防设备都保持了世界纪录,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海外收入突破23亿美元,主要指标连续26年全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跻身全球工程机械行业前5强。

出口:靠质量和服务赢得尊重

今年40岁的巴布是徐工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经销商,已经连续多年当选徐工“十大海外经销商”。巴布不仅在产品销售方面在当地首屈一指,还利用自己的政府资源和市场关系,牵线搭桥促成徐工乌兹别克斯坦挖掘机工厂的建立。

“一带一路”建设为丝路沿线各国相关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而徐工的“一带一路”布局又先行一步。

今天,徐工已在“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构建了较完善的营销网络,在俄罗斯、印度、波兰等国建立分、子公司,在乌兹别克斯坦、波兰、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伊朗等国建立散装件工厂,在欧洲、美国、巴西和印度建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徐工全球十大经销商有8位都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

徐工的走出去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第一次去德国参加工程机械展可说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徐工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刘建森说:“当时没有产品,没有手册,只有一个小的展位和几张照片,有人来看产品,换张名片就非常激动了。”

与国外品牌的巨大差距深深地刺痛了徐工人,20多年来,徐工经历了从产品走出去、人员走出去到企业资本走出去的三个阶段,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目前,在哈萨克斯坦,徐工产品市场占有率达到80%;在卡塔尔,徐工的经销商提供了世界杯场地建设的服务支持,有3亿多元人民币的徐工设备在施工;在老挝的矿区、肯尼亚蒙内铁路建设现场、波斯湾港口和土库曼斯坦管线工程,都能看到耀眼的“徐工金”。

“徐工能够打入长期被发达国家垄断的工程机械市场,一是靠自身过硬的技术,二是靠专业化的服务,三是靠人的真诚和厚道。”王民说。

发展:不断否定再不断出发

工程机械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近年来国内外经济放缓,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世界几大知名制造商正改变营销策略,以当地化产品和中端化的适应性技术甚至以打‘价格战’的方式,不断向发展中国家渗透,我们逆向而行,进军发达国家高端市场,徐工未来势必将与机械制造的巨头们近身肉搏。狭路相逢谋者胜。”王民表示。

在徐工施维英机械有限公司智能运营智慧中心,一块大屏幕上显示着全国各地徐工机械的运行、使用和保养情况,通过自主研发的嵌入式技术、无线通信、智能控制和总线通信等先进信息技术,借助物联网平台,实现远程采集、远程监控,每一台设备都有专人跟踪维护,客户有需求确保10分钟响应,2小时到位,24小时解决问题。

“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是大势所趋,互联网给制造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信息化服务水平是徐工未来能否实现弯道超车的关键,个性化、专业化服务是徐工竞争的根本。”徐工集团副总经理吴江龙说。

制造“用不坏的机械”是徐工的理想,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在人才。几十年来,徐工培养了一大批技术能手、管理人才。

“员工和徐工的性格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全国劳动模范、徐工一线工人孟献群说:“作为一名产业工人,徐工有理想有担当的企业文化塑造着我们每一个职工。”

企业的发展就是不断地否定再出发的过程。“很多人跟我说当前行业不景气,市场需求不旺,情绪很悲观,我不认同。”王民说:“做企业最害怕懒,不动脑子,不发掘需求,不重视市场,只想着增加产量,只看着眼前效益。当前无论中国经济还是世界经济都在转型升级,传统产业升级改造大有可为。全球机会多得很,怨天尤人难成事,踏实会干才是金。”

(责任编辑:Nora)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第一工程机械网官方微信(wwwd1cmcom)。

图片 1

“欧洲是全球三大工程机械核心市场,徐工并购的德国施维英公司已成为欧美市场混凝土机械第一品牌。近两年,徐工的设备已经开始成批量出口欧洲。徐工的欧洲研究院已经吸引50多位优秀国际人才,研究课题与世界最先进水平保持同步。”徐工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助理张萌说。

图片 2

陈爱海:对。还有国际国内形势的不断变化,今年这样,明年那样。

徐工集团的前身是八路军鲁南第八兵工厂,在长达76年的发展史中,徐工从制造土地雷起家,到20世纪50年代开始生产工程机械;从最初的“三厂一所”,到现在涵盖工程机械和核心零部件54家企业,制造基地遍及全球。在不发达的苏北经济洼地成长为工程机械行业领军企业,徐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民深有感触:“没有党领导,没有这种强大的政治优势的发挥,徐工走不到今天。”

祁俊会长还就徐工关心的行业当前经济运行情况及下一步发展趋势进行了全面分析介绍。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他表示基于国家加大基建投资、落实环保政策、开展新农村建设、深化走出去战略等利好政策,看好今、明两年的市场。他预测除2021年上半年行业市场销量由于国四产品置换,消化成本,价格上涨或将出现一些震荡调整外,总体将持续保持良好发展态势。祁俊会长希望徐工集团作为引领行业的领先企业,继续为全行业高质量发展做出表率。

陈爱海:改革开放四十年风云激荡,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这期间徐工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地方国企,成为领军国内工程机械的龙头企业,并且稳稳地居于世界工程机械行业的第一方阵,您在徐工工作了40多年,而且当徐工的掌门人已经有20年了。在这20年里,徐工又正好实现了腾飞。我相信很多人都很想听一听您这些年里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感想感悟。

“徐工的大型起重机上市后,外国的产品几乎卖不进国内了。国外企业过去正眼都不看徐工,现在无时无刻不盯着徐工。”王民说,徐工对产品的承诺是“技术领先用不毁”,还要不断推进精细化工艺品化。没有这五年的浴火淬炼,没有前20年的坚守和创新,就没有徐工的今天,更没有徐工的未来。

王民董事长认为,未来3年是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徐工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加大投入、加强研发、加快发展,努力占领世界制高点、掌控技术话语权,走一条由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徐工有今天,我最感到欣慰的就是这个企业,经历风雨,见了世面,能够扛得住激烈的竞争。它不是躺在温水里面长大的企业,是在惊涛骇浪、冰天雪地、严寒盛夏里过来的,包括我们的员工,包括我们的干部,从来没有一种说我要受保护,不给我点政策我就不能上,因为我们知道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能怨天尤人。现在好多人好怨天尤人,我感觉这些人怎么说呢,都是骨头不够硬,意志不够强。

1999年,在徐州市政府就徐工核心企业破产问题研究多次之后,王民就任徐工集团党委书记。当时的徐工处在前所未有的矛盾和困境中,资产不良、人心涣散、经营无序,部分干部理想信念动摇、享乐奢侈之风滋生。

王民董事长一行到访当天,正逢BICES2019倒计时180天用户座谈会主题活动举办之际,王民董事长一行还应邀参观了会议现场,并在活动签名板签名留念。

陈爱海:您在徐工40多年、执掌徐工20年,您谈了这么多的感想感慨,我觉得非常重要。像徐工这么一个地方的国企,从那么一个小小的企业,发展成今天这样的龙头企业,您刚才说的这些缺了一点,徐工都走不到今天。总书记在徐工调研的时候特别说到,要发展实体经济,就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当前要特别抓创新驱动,掌握和运用好关键技术。结合徐工现在发展的现状,您讲讲徐工在这方面有哪些“拿手好戏”?

2011年6月,徐工集团总价值48.42亿元设备出口委内瑞拉,创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出口第一大单。资料照片

徐工是具有红色基因和光荣传统的国有工程机械企业,经过几代人砥砺奋进、不懈努力,现已发展成为工程机械全球领先企业。感慨徐工走了一条成功的发展道路。

徐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接受央广采访

推动全面国际化 “同步”世界先进水平

图片 3

11月30日,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经济之声年度呈献《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辑,本次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本期主题:决战在市场,决胜在工厂。

预研预判、重点攻关,让徐工抓住市场先机。徐工起重机事业部工程师陈志灿说,多年来我国风电建设集中在三北高风速地区,风机安装高度一般在100米以下,他所在的研发团队针对这一高度进行设计。2016年,团队预判到风电建设有向中南部和南部转移的趋势,而风机安装高度需要达到140米,于是提前布局超大起重机研发。2019年5月,团队花三年时间研制的全球最大全地面起重机XCA1600亮相,不仅使用便捷,安装时间还减少了一半,在市场一炮打响。

会谈中,祁俊会长称赞徐工集团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有着优良传统的排头兵企业,在以王民董事长为首的领导班子的带领下,企业由弱变强,不断壮大,现已发展成为全球知名的工程机械品牌领先企业。企业在总量、规模、质量、技术、市场等各方面都名列行业前茅,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品牌的树立和技术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爱海:对,这很不容易。

创新机制、争分夺秒,让徐工在市场中如鱼得水。徐工基础公司副总经理张忠海说,他们公司成立仅10年,销售额增长了25倍,从2亿元到去年的50亿元,靠的就是一股精气神。2017年,公司接到了桩工产品出口第一大单,一次出口2亿元产品到尼日利亚。由于非洲地理气候环境不同,需要进行样机的重新设计和改造。公司专门设立了微创团队,一群年轻人接过任务,仅用一个月就完成了样机,两个月就交货了。

徐工将以起重机械和挖掘机械等为拳头产品,以高于行业平均增幅快速发展,努力实现进入世界工程机械行业前三强的目标。

陈爱海:特别是以前,徐工还没发展到那么亮眼的时候,一个地级市的企业,很难吸引到这方面的人才和专家。

徐工的党建还注重增强职工归属感。2013年,徐工集团把上级奖励购买商务飞机的3亿元省下来,补足青年人才公寓建设经费,建成的1380套公寓可住5000多人,本科以上人才至少一人一间。通过年功荣誉纪念机制,对连续工作10年以上的9905人次授予了一星至五星荣誉勋章,真正让努力奉献的职工更有获得感。近10年,徐工2万多名职工人均收入增长3.1倍。

同时,作为协会的副会长单位,徐工也将一如既往支持协会和行业的各项工作。对于2019年9月4日-7日协会主导主办的BICES2019展会,徐工看好展会的品牌、地域和客户资源等优势,将加大参展力度,携企业最新技术和产品大面积参展。

王民:我是18岁进入了徐工。

5年低谷期,徐工减少了干部的数量和收入,却没有减少技术人才和职工收入。徐工研究院院长赵斌说,徐工投入巨资,建设实验室,包括液压、结构、传动、智能控制、材料、油品、整机、施工、制造工艺9个实验室和1个大型综合试验场,聚合着全球最先进的实验检测设备,平均每天有数百个工程装备零部件、系统和主机接受各种不同“体检”,不断提升产品质量。

2019年3月8日,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陆川、徐工机械市场部部长陈小民一行到访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受到协会会长祁俊、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苏子孟等的热情接待。

这几年通过努力,特别是今年以来,我们在创新驱动方面有很大的突破。今天下午我要去参加我们的大型矿山机械的无人化自动操作的一个实验,这也是全球工程机械企业都在努力一个方向。今天有很多专家来,下午我要去看一看,这也是我们技术的重大进展。

随着徐工在国际市场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攀升,每年徐工都有超过2000名国际友人慕名而来参观走访。今年5月举办的“2019首届徐工国际客户体验节”上,300余位来自全球的客户及友人齐聚徐州,当天签约达到5亿元。

此次会谈内容广泛深入,气氛轻松愉快。协会副秘书长王金星、吕莹、尹晓荔也一同参与了交流座谈。

图片 4

在1999年,徐工专利数仅为6件,而到目前,徐工累计承担国家“863计划”、国家支撑计划、国家重点研发等省级以上项目30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中国专利金奖1项、省部级500余项,主持制定的首个国际标准成功发布,并且主持在研国际标准2项、国家标准38项,累计拥有授权专利7000余件,其中发明专利1500余件,PCT国际专利30余件。

图片 5

王民:永远干不成。徐工就是瞄准目标,既然想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就不能动摇,就干下去。我们拥有一批有许党报国情怀,有刻苦钻研技术,有优秀的学习能力这样一批吃苦耐劳的默默无闻的工程技术人员,这一点我是最为感动的,也是最为放心的。

坚持研发高投入 迎来创新成果“井喷”

图片 6

陈爱海:有时候犯一次就完了。

图片 7

王民董事长表示:感谢协会长期以来对徐工集团各项工作的支持,自己作为自1972年即进入徐工工作的中国工程机械人,47年来见证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的历程。通过走自主创新、市场化经营的发展道路,中国成为了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大国,全球工程机械50强企业中中国就占据12席,深为行业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

王民:是,到今年是46年了。是徐工培养了我,入团,入党,上大学,提干部,再上研究生,再当干部,一直走到今天,都是徐工培养了我,所以我很感恩。这块土壤不仅有红色基因,还有丰富的文化和精神。这个企业,从它一诞生开始,就是为民族的独立和国家的富强而努力、而奉献,我很庆幸加入这个队伍,走到了今天。但是做好一个企业,确确实实不是一帆风顺的。任何企业都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任何企业所处的客观环境和拥有的客观条件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有的企业存活下来了,发展起来了,壮大了,而有的企业,就走向失败,直至灭亡。

世界第一的4000吨级履带式起重机、1600吨全地面起重机、被誉为“神州第一挖”的700吨矿用挖掘机……徐工一系列炫目的高科技新产品填补100多项国内空白,全面替代高端市场进口依赖;数字化车间、智能化流水生产线、超大设备模块化组装……高度智能化生产在徐工多个工厂成为现实;近20年,徐工累计销售各类工程机械70余万台,每25分钟,就有1台起重机下线,中国50%、全球30%的移动起重机来自徐工。

王民:找不着了。中国这样的企业太多了。我觉得,一个优秀的企业家群体,和一个企业的领导班子,他的志向,他的情怀,他的抱负,他的风格,都是很重要的。在徐工我常讲一句话,要“配强一把手,配好一般人”。

徐工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奋斗史,也是一部传承红色基因、与国家民族发展同频共振、始终踏着时代节拍向前走的光荣史。而在徐工集团正式成立后的30年里,这家老国企经历了产权制度、现代企业制度、人事制度、股权制度、薪酬制度等各类制度改革。徐工始终以党建促改革,以改革增活力,在强手如林的市场竞争中始终保持强大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王民:徐工做工程机械有50多年历史了,是中国工程机械的创始者。很多的第一台都在徐工诞生。

王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抓党的建设和干部作风:严查私吞企业财产,取消干部专车,清退干部多占的住房,整治吃喝风、小圈子,严肃工作纪律、转业冗员9000名……从此,党委建立了权威,涣散的人心凝聚起来,牵住了“牛鼻子”。

王民,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在徐工多家工厂企业,职工队伍保持着一种对市场的饥饿感与抢抓机遇的使命感。市场需求就是命令、客户要求就是标准,徐工人争分夺秒攀登市场高峰的例子不胜枚举。

王民:是的,确实是。我刚才说到世界第一的,它的领军人物,起步是大专生,后来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实践当中,去创新嘛,去积累嘛,成为了领军人物。这说明什么,耐住寂寞,刻苦钻研,久久为功,铁棒磨成针,滴水穿石,就能够逐渐地攀登这个技术的高峰。同时,我们在技术创造方面还注重关键零部件的突破。大家都知道工程机械卡脖子的液压控制元件,还有一些传动件都是卡脖子的,这在徐工已经得到了基本的解决。我们在全球包括美国、德国、巴西都有自己的研发中心。

2016年下半年,工程机械行业开始回暖。徐工多个事业部近三年销售额保持了30%以上的增幅。徐工在低谷期的坚守,迎来了市场上升期的起飞。5年时间,让徐工在施工应用技术、液压传动技术等五大专业领域内实现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创新,在工程机械领域内持续领跑。徐工取得了一系列关键技术突破与产业化,比如自主研发的360吨挖掘机液压油缸替代日本企业批量装备澳大利亚力拓公司,还以工作时长超过10000小时跻身世界领先。

陈爱海:有哪些第一台?

通过海外建厂,徐工不断打开国际市场;借助海外并购,徐工大量学习国际先进技术。目前,徐工产品出口到183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一带一路”沿线97%的国家,其中35国出口占有率第一;拥有巴西制造基地等15个海外制造基地、KD工厂或合资企业,并购德国施维英等三家欧洲企业,外籍职工3500多人,年出口总额和海外收入持续居中国行业第一。此外,徐工在中亚市场多年来一直绝对领先,乌兹别克斯坦重大工程施工几乎全用徐工装备。

王民:中国第一台汽车吊,第一台压路机,都是在徐工诞生的。现在这两个产品,在中国市场始终占据着第一的位置。就是我生下来第一,经过努力和不断的创新,我现在还是第一,50年保持第一。

不久前,徐工铲运机械事业部推出“一万一亿实施计划”,目标是经过今明两年的努力,在海外市场上每年要形成一万台主机、一亿元的备件销售,这样徐工的装载机械在海外的占有率加上国内的水平将达到行业前三。

王民:强、好是有不同的。任何企业,都是人来做的。不管你有什么体制机制都要人来做的。如果领导班子和一把手是没有追求的,这个企业是搞不好的。如果这个领导班子和一把手是心存私心杂念的人,这个企业要垮台。

从2010年开始,徐工大踏步走向国际舞台,推动研发、人才、市场全面国际化,在欧美市场与世界最强对手同台竞争。收购德国、荷兰多家行业隐形冠军、成立欧洲研究院、成立欧洲采购中心、成立美国研发中心……徐工国际化道路蹄疾步稳、久久为功。

王民:而且我们的汽车吊做到了世界第一。徐工的特点就是主机、零部件产品线非常宽,这在世界工程机械企业里面,都是少见的。因为工程机械它是一个批量小、品种多、客户不同的产业,要把这些产品都做到中国第一,或者追求世界第一,就需要有不同类型的专家。就要有源源不断的技术创新,否则就走不上去。我们现在一个产品,很多就是一个独立的企业在做。而徐工集团在每一个专业当中,都有行业里面最优秀的技术领军人物,这是徐工保持领先的决定性因素。我们的人才都是厚积薄发的,我没有那种学位很高、在国外留学的那种专家,或者是世界级的技术大腕,都没有。

5年的行业冰冻期太过漫长,许多工程机械企业认为“这个行业好日子到头了”,有的撤回投资,有的甚至裁掉了核心技术人才。而王民认为,行业陷入低谷有宏观周期因素,更主要还是自身仍处于中低端的水平,距离国际领先企业有很长的距离,如果不坚持,以前的努力也全毁了,只有顶住了狂风暴雨,才能在晴朗的时候大步向前。

王民:对,还需要比较准确地把握住市场竞争的规律。不能犯重大的战略决策失误。

记者在徐工的各个工厂车间采访,看到这里的科技创新成果层出不穷,全产业链、全系列、上下游成套装备一体化供应正在成为徐工参与激烈市场竞争的撒手锏。

陈爱海:最后找不着了。

抓党建“牵牛鼻” 保持强大凝聚力

王民:犯一次船就翻了。领导班子不能出现重大的问题。在用人上,也不能出现重大失误。总的来讲就是做好一个企业,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内部,就像我们国家一样,不管外部风吹雨打,做好自己。徐工也是这样,决战在市场,决胜在工厂,你的输赢在你的工厂里面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所以我很注重抓好内部的班子建设,队伍建设,思想建设,文化建设,素质建设;我也很注重产品技术的研发,产品质量的提高;我也很关注关键细节,它的改善提高,和神经末梢的反应,逐渐把我们的企业从一个比较粗放的企业,产品没有很多技术含量的企业,逐渐提升到在国际上靠技术、靠优质的服务来打天下的一个企业。

徐工的目标是2020年达到世界第五,2025年达到前三。“我们绝不仅仅是在销售总规模上超越对手,更重要的是在高端产品上超越对手,在欧美市场上与世界领先企业竞争。”王民坚定地说。(邓华宁
朱程/徐州报道)

陈爱海:正青春的时候,就把自己奉献给徐工了。

“成为世界级企业需要拓展国际市场,只有服务全球市场的能力上去了,才能代表自己是世界级的企业。”王民说,徐工要争取用三到五年时间,将国际化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从目前的30%提升至50%。

徐工在很多的技术难题上,都没有绕着走。这一点很重要,我经常给我们的干部和技术人员讲,大家不要绕着走,技术问题质量难题,你绕着走,十年八年,你攻克它的难度就更大了,现在就要开始攻克。包括无人化的工程机械,包括我们的一些创新产品,都是几年前开始干。不怕慢,就怕站。你这一步一步走三年走下来,就接近顶峰了,而站在那或者是往后退,完蛋了。

徐工走国际化道路注重因地制宜。为了在海外企业中化解中外文化障碍,徐工向海外工厂派驻了党组织书记兼任的“首席文化官”,普遍设置“双总经理”——中方总经理负责人力资源、预算目标、绩效考评、员工管理,外方总经理则负责日常运营和与当地各界打交道。

陈爱海:配强,配好。

“徐工过去饱尝技术上被人‘卡脖子’的滋味,不好受,那段经历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中国工程机械真正站上‘世界之巅’,必须破解空心化、智能化这两大难题。”王民说。

痛定思痛,徐工坚定走上自主创新之路,多年来研发投入占销售总额5%的高比例已经成为惯例。

图片 8

“Loader!loader!”一名阿联酋机场安检人员,指着徐工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刘建森工作服上的徐工标志“XCMG”连声喊道。这件两年前发生的趣事让分管海外事业的徐工机械副总裁刘建森很得意:“这说明了徐工在海外的影响!”

记者特意留意到晚上8点之后的徐工生产和办公区域,厂房灯火通明,办公室里加班开会的也不少见。“从元旦到现在,有的企业大概只休息了三四天。职工这么辛苦,却没有一个叫苦的。大家有这个干劲,有这个情怀、追求和抱负。”王民说。

2018年4月,“神州第一挖”徐工700吨液压矿用挖掘机重磅下线,标志着中国成为继德国、日本、美国后,第四个具备700吨级以上液压挖掘机研发制造能力的国家。资料照片

2011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工程机械行业进入持续5年的低潮。行业内一家大企业员工数量从7万人减少到不到2万人,徐工也从2.7万人降低到了2.3万人,干部工资收入下降近30%,销售总价值量比最高峰减少了2/3,市场需求减少了2/3。据券商统计,2015年包括徐工、三一重工、中联重科、柳工在内的机械制造企业净利润跌幅均达八成至九成。

记者在采访中,不断听到徐工的干部职工讲这些话:“徐工要超越美国、德国、日本对手,首先就要在精气神上超过他们!”“国企干部是国字号的,绝不能和低效、慵懒、落后、保守划等号。”20年来,在徐工领跑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进程中,有70多名干部先后被免职。他们并没犯大错,只因没达到“精力充沛、精力集中、精神抖擞、出满勤、挂满挡、满负荷”的“三精三满干部标准”。

当市场回暖来临,徐工集团凭借日益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迎来雪片般的订单。2018年,徐工集团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利润增长近九成,行业排名全国第一、世界第六。2019年上半年,徐工集团销售额与利润均保持大幅增长,实现了更高质量发展。

人才是创新的支撑。徐工2.3万员工平均年龄34岁,各类优秀人才超过总数的1/4,技能人才队伍中高级工以上占比为54.4%,达到发达国家一流水平;拥有6000多名技术人员,博士硕士占比超过55%,汇集100多名国内最高端工程机械领军型技术人才及一批国际人才。

相关文章